当前位置:首页 > 伟曼辞 > 正文

核数师辞任又停牌 三盛控股风波不断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核数师辞任又停牌 三盛控股风波不断丨公司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核数师辞任又停牌 三盛控股风波不断丨公司

  来源: 中房报 中国房地产报 

核数师辞任又停牌 三盛控股风波不断

  中房报记者 李叶丨北京报道

  三盛控股正身处风暴中心。

  5月16日,三盛控股(02183.HK)宣布,公司股份已于2022年5月16日上午10时57分起于香港联交所暂停买卖,以待刊发有关公司内幕消息的公告。

  同时,三盛控股还发布公告表示,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已提呈辞任该公司核数师一职,自5月13日起生效。该公司将委任永拓富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公司的新任核数师。

  这份公告还披露了毕马威辞任的两个原因:一是三盛控股无法对其下属公司一笔10亿元质押存款的用途及担保给出满意说明;二是三盛控股实控人林荣滨与胞兄林荣东之间的股权之争。

  4月29日,三盛控股曾发布关于进一步延迟刊发2021年经审核年度业绩及延迟寄发2021年年报。该公司称,由于内地及香港地区近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的出行、物流及其他限制,限制集团及时收集及提供一些必要审计数据的能力,因此2021年经审核年度业绩审计程序尚未完成。

  5月18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就停牌内幕等问题致电三盛控股官方网站预留电话,并向接线工作人员留下了联系方式。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针对三盛控股面临的问题,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延期发布年报、股票停牌,以及核数师辞任这几件事都是其经营出现问题的体现。“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核数师在发布年报之际选择辞任对企业影响不小,这会让市场对于企业的经营情况存在较大担忧。”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昇立也表示,每年的年报季核数师辞任都是资本市场最不意外的意外。很多业绩较差的公司对于财务数据“质量与数量”间的抉择往往使会计师事务所承担较大压力,市场通常认为核数师辞任对企业是负面影响,轻则可能导致股价下行,还可能面临交易所处罚,甚至产生诉讼纠纷。

  ━━━━

  毕马威辞任核数师

  根据三盛控股公告,毕马威辞任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三盛控股无法对其下属公司一笔10亿元质押存款的用途及担保给出满意说明。

  毕马威在辞任函中表示,在执行三盛控股及其附属公司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综合财务报表的审计过程中, 2月时曾对三盛控股其中一间附属公司存放在内地某商业银行的10亿元存款结余发送银行询证函,并在3月发送跟进的银行询证函。

  上述商业银行对于两封函证进行回函,但两封回函的内容存在差异。其中一封回函显示该存款为非受限活期存款;另一封则显示该存款为结构性存款,且是为毕马威尚不清楚与三盛控股关系的公司提供担保。

  “尽管管理层已提供若干与该质押及担保相关的合同,但管理层尚未就此交易的性质及两封回函不一致原因提供令人满意的说明。”毕马威同时表示。

  毕马威辞任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三盛控股实控人林荣滨与胞兄林荣东之间的诉讼。

  毕马威称,今年3月4日,三盛控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及其若干附属公司正在处理林荣东提起的诉讼。3月31日,三盛控股再次发布公告,公司若干附属公司的股权因林荣东的申请而被青岛法院冻结。

  2月时,三盛控股管理层曾将上述诉讼告知毕马威,3月,该公司管理层对诉讼做了进一步通知,林荣东及林荣滨于2010年曾签署一份备忘录,当中阐明林荣东拥有三盛集团(指三盛控股及附属公司统称)50%权益。

  但至本公告日,三盛控股管理层尚未就有关诉讼的影响提供法律分析或支持文件,包括并不限于有关诉讼和对若干附属公司的股权冻结是否导致三盛集团需要提早偿还银行及其他借款,或出现违约,以及如出现这些情况,对公司营运影响的分析。

  毕马威还表示,其已在今年3月30日的函件和3月31日与三盛控股审核委员会的会议中,建议三盛方面考虑该公司的报告及披露义务以及应适时采取的行动,包括对质押存款及担保进行独立调查。在4月8日的进一步函件中,毕马威重申上述解释、支持文件及独立调查的要求。

  就毕马威辞任函中的质疑,三盛控股在公告中解释称,正如公司4月的公告所披露,由于内地及香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扩散,公司须遵守隔离措施及封锁限制,这些行为影响了公司向核数师提供进一步信息及材料。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无法承诺本集团管理层提出的刊发2021年经审核年度业绩的时间表,亦无法对4月公告中载列的刊发2021年经审核年度业绩的估计时间发表意见。除上文披露外,董事会并不知悉有任何与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辞任有关的事宜需要提请本公司股东或债权人关注。

  对此,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认为,疫情之下许多公司在开展工作方面的确相对困难。但是核数师辞任通常跟企业的经营有关系,企业经营压力大、风险大、财务数据复杂,或者有一些债务问题,都会增加审计的难度,对审计工作产生压力。

  ━━━━

  困难重重

  种种迹象表明,三盛控股正面临着困难。

  去年10月,穆迪将三盛控股家族评级下调到“B2”,前景展望定位“负面”。

  同年年底,多家媒体报道“三盛集团内部员工理财兑付出现问题”“公司预计后期不能兑付,要求员工以房抵债,金额不够的员工可以互相拼房,也可以卖掉自己的份额。”

  今年3月,三盛控股发布公告称,近期收到两份诉讼案材料,两个诉讼案的被告及原告分别为三盛控股的两位创始人。

  三盛集团创始人之一林荣东,也就是实控人林荣滨的哥哥,起诉三盛控股擅自转让其持有的青岛三盛投资25.5%股权、成都吉盛40%股权和成都三盛50%股权,寻求青岛法院和成都法院判处被告承担连带赔偿合计约1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三盛控股2020全年净利润为8.51亿元。

  此次起诉事件发生之前,林荣东与林荣滨的旗下公司之间已经打过官司。

  2015年4月,林荣东实控的南安辉侨温泉花园发展有限公司曾与林荣滨实控的福建三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对簿公堂。

  除双方公司对簿公堂外,林荣东本人与三盛公司也发生过纠纷。

  裁判文书网2016年11月的一篇文书显示,2013年7月,林荣东以福建三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盛公司”)代理人的身份与抚州市金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锋公司”)签订合同,将抚州三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全部股权以1.4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金锋公司。后因该收购行为未完成,金锋公司将林荣东、三盛公司、添光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2000万元违约金。

  从上述案件来看,林氏兄弟之间对于旗下公司的股份所有权、代理权方面一直存在分歧。

  除了兄弟之间的内讧,三盛集团的管理层也震动频繁。

  有消息称,三盛地产集团总裁冯劲义已经离职。三盛集团原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王灯阔、原投资发展中心投资管理部总经理徐佳为,也一同跟随冯劲义加盟中城创展。

  在诸多浮于水面的危机表象之下,也藏着三盛集团发展过程中对形势错判的暗流。

  三盛集团创始于1988年,早年做实业起家,2001年在福建开始试水房地产。

  2017年4月,三盛集团成功收购了上市公司利福地产股权。同年8月,利福地产正式更名为“三盛控股”。至此,三盛控股成功借壳上市。

  但直到借壳上市后,其地产板块的扩张步伐才真正加快。

  2019年,三盛集团将总部迁入上海,并高喊“要在2022年实现双千亿元,即总资产千亿元、销售额千亿元”,将业务从福建大本营逐渐向长三角、山东、环京及华南等区域扩张。

  资料显示,其2019年新增8幅土地,总规划建筑面积193.93万平方米;2020年,是疫情最为严重的一年,三盛控股却在这一时期新增30幅地块,新增土储面积526万平方米。截至2020年年末,其土地储备总建筑面积达到3073万平方米;2021年新购土地4幅,支付对价29.52亿元。

  为了实现扩张,三盛控股还频频与同行合作拿地,或许是受此影响,公司毛利率从2019年的36.7%降至2020年的28.45%。

  合作拿地虽可以降低风险,但其拿地成本却逐年攀升。三盛控股2021年中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为80.95亿元,一年内到期债务47.75亿元,一年后到期债务126.88亿元,现金短债比为1.7倍,剔除应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为78%,净负债率仍高达126%。

  与此同时,此前不惜高息举债扩张的三盛控股资金开始吃紧。

  据了解,三盛控股账面金融负债利息开支2018年为8.98亿元,2019年为10.57亿元,2020年飙涨至23.14亿元,利息资本化占比达97.4%。

  再看销售方面,2020年财报显示,三盛控股仅完成484亿销售额,与千亿销售目标相距甚远。

  三盛控股将如何面对当前的危机?市场静待一个答案。

发表评论